当前位置:首页
> ... > 我与祖国同成长
我和吊车的故事
来源:安徽电建一公司 日期:2019-09-29 字号:[ ] 视力保护色:
  9月的一个上午,伟德体育安徽电建一公司新购置的吊车刚运抵施工现场,班组几个新学员就忙着报名,要开新吊车。他们的样子,和我当年进班组时一模一样。

  1992年7月12日,我进操作工段报到时的情形,至今记忆犹新。记得工段长说,到大锤班吧!我愣住了,难道工段还有铁匠铺吗?我是来开吊车的,不是来打铁的!惹得老师傅哈哈大笑。
  进了班组才知道,“大锤班”原来是绰号。当时履带吊有两个班,我进的班组是操作国产履带式吊车,这些产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吊车,是链条式机械传动,经常出现“卡带”现象,要用大锤敲打几下,才能恢复正常作业。“大锤班”因此得名。另一个班组操作的,则是清一色的进口履带吊。
  记得我第一天跟师傅上吊车时,他指着正在吊装锅炉房钢架的7250、KH700吊车,自豪地告诉我:“这是公司的宝贝疙瘩,在华东六省一市,也屈指可数哦!”我听后,看了看我们这台油漆斑驳,锈迹斑斑的吊车,轻轻叹气,凭啥他们能操作崭新的进口吊车,我却只能上这老古董吊车?心里倍感委屈。师傅开导我,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。好好学,打牢基础。以后想开这老爷车都找不着,因为全部都是新吊车啊!

  
  1990年,安徽电建一公司使用的施工建筑塔吊
  在师傅的精心传授下,不到半年我就能独立操作作业了。日久生情,我看那台老吊车顺眼了,也逐渐对机械有了兴趣,工作之余,看了不少机械基础和维修方面的书籍。没想到,原本为了兴趣和打发时间才看这类书,竟派上了用场。

  第二年初秋的一天,进口吊车的助手家里有事,请假了,工段安排我临时顶岗。记得那天,吊车的作业内容是配合吊装煤斗,秋高气爽,吊装很顺利。没想到,到最后一次吊装时,突发故障。钳工过来排查故障,车上车下来回穿梭了半个多小时,没查到故障。正准备联系厂家过来修复时,我突然想起,曾在机械维修杂志上看到过类似的故障。于是,我提出排查建议,钳工师傅抱着试试看的想法,按照我的建议进行排查,没想到,很快就查到了故障源,吊车恢复正常作业。因为这一次,钳工师傅邀请我参加“攻关小组”。
  这个小组是为解决进口吊车维修难题而成立的。那时,国外吊车的生产厂家为了利润最大化,封锁技术,既不提供资料,也不培训维修人员。吊车过了质保期,出故障,厂家派专人到工地维修,维修费用高昂不说,维修时还要“清场”,怕我们偷学技术。
  攻关小组由钳工技师、技术员和操作工组成,白天正常工作,晚上挑灯夜战,边学理论,边解体废旧液压附件,进行研究。经过3个多月的努力,终于掌握进口吊车的维修技术,再也不用求外国专家帮忙了。大家回到各自的岗位上,将维修技术传授给同事,不到半年,机械完好率提升至90%。

  
  1997年铜陵电厂二期工程进口履带吊配合安装筒壁吊

  1998年春天,公司又添置了一批国产吊车,无论是履带吊还是汽车吊,不仅起重量大,而且还具有操作简单,保养方便,机械性能比进口吊车还稳定。大伙呵护吊车的劲头更足了,机械完好率节节攀升。
  2000年初,公司新购大型塔吊运抵施工现场,我第一个报名开塔吊,经过竞聘,如愿以偿成为塔吊司机。工间休息时,我坐在操作台前,欣赏蓝天白云,心里特别舒服。
  去年夏天,公司淘汰一批老旧塔吊,运走时,我热泪盈眶。我干操作20多年,经历过数次机械报废淘汰,但每次心里都难受,朝夕相伴多年的“老伙计”走了,怎能舍得呢!

  
  2014年,安徽电建一公司承建新疆托克逊60万千瓦动力站项目600吨履带吊试吊

  每当新机械驶入工地,我同样会激动不已。前不久,我在公司参加专业培训时,听到又要添置新吊车,激动不已的我,把这一喜讯告诉同事。大家都说,国家越来越强大,国产机械也越来越先进,能赶上这样的好时代,真是幸福呐!

打印】 【纠错】 【关闭
上一篇:
下一篇: